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什么樣的錯愛,能把孩子養成“廢物”?

2019-10-27 19:56  來源:庭前獨角獸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長安君(ID:changan-j):當高壓管教下的“乖孩子”對母親拳打腳踢,當包辦式家庭“巨嬰”依靠年邁的父母遮風擋雨,當不被偏愛的孩子拒絕贍養老人、質問父母“你為何要把我生出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又愿意相信人性中如此純粹美好的情感也會有相見于法庭的一天。

法庭之上,有為之計深遠的父母之愛,卻也不乏傷人于無形的至親之刺。這些法官講述的真實故事道出了骨肉錯愛的悲哀與辛酸。

家,是個讓人滋味百生的字眼。

每個人一生會經歷兩個家,一個是出生與成長的家,另一個是成年后自己的家。

我們對于這個世界最初的感知與認識,便是前面這個“原生家庭”所帶來的。

法庭之上的諸多糾紛,有為之計深遠的父母之愛,卻也不乏傷人于無形的至親之刺。

所謂愛之深,恨之切。

矛盾一旦發生,仿佛帶鉤的利刃,易傷而難解,成為折磨人一生的枷鎖與噩魘。

高壓式管教就能培養聽話的孩子?

在兒子小學的時候,她發現丈夫已出軌三年。

為了不影響兒子學業,她熬到兒子考上大學才辦了離婚手續。與兒子擠在一室戶的公房里,本想生活再艱苦,但只要母子倆相依為命,就也知足了。

誰料想,她的隱忍與付出,換來兒子輟學、賭博、好吃懶做,不停地換女朋友。甚至對母親實施家暴。

兒子索求無度,她的退休工資難以為繼,只能選擇去餐廳端盤子。傷痕累累的雙手,經常托不住盤子而摔碎,遭老板責罵、被顧客嘲諷,多少次躲在無人的角落里抽泣。

直到有一天,她狠狠心對自己說:這種生活,過夠了!這兒子,不要也罷!

她來到法院,起訴要求兒子搬走。

要不是在法庭上親眼看到一段手機視頻,我或許會被眼前乖巧理性、應答自如的兒子所蒙蔽。

手機視頻是數年前她家鄰居透過窗戶拍的,她趔趔趄趄逃到樓下,警車已經停在樓道口,兒子也全然不顧,上去一記過肩摔,開始拳打腳踢……

我生氣地質問他:是不是經常家暴母親?

他異常冷靜地回答:向來母慈子孝、關系和睦,那一次只是偶然的沖動。

我察覺到他眼睛里居然透出一絲狡黠得意的神情。突然想起,她之前在電話跟我提過,兒子為了不讓母親身上留有傷痕的證據,會用被子將她蒙住暴打,不禁寒意頓生。

為了探究如此激烈的仇恨來源于何處,我找了次機會與他談話。他始終以一種客氣與我保持著妥適的心理距離,心門已對這個世界關閉。

慢慢我才了解到,丈夫出軌后,她的世界突然沒了寄托,兒子便成為她的全部。所有的生命價值與未來期望都捆綁到兒子身上,孩子的成長路上,不容許對母親有一絲絲忤逆。

“他怎么突然就像變了個人……”

她一直不解,兒子從“天使”變成“魔鬼”,似乎是一夜之間的事。

事實上,所有的火山爆發,都是待巖漿中的氣體壓力累積到一定程度,才會轟然現世。

這樣的母親,你說愛不愛她的孩子?

當然愛。但是,多數為人父母,往往有愛無教。

這樣的原生家庭,家長無法從心理上走出與家庭的共生期,孩子只是工具和寄托。高壓式控制,道德綁架,她將自己的生活焦慮轉嫁于兒子。兒子依賴暴力與刺激,把對這個家的憎恨,報復性宣泄到他母親身上。北大才子弒母案,莫不如此。

所謂父母子女一場,不過是漸行漸遠的目送。

從原生家庭脫離,走向更廣闊的世界尋找自我,才是正常的生命軌跡。

包辦式家庭可培養能干的孩子?

“法官,你看看我這個可憐的老人吧。”

一起民間借貸案件庭審結束后,被告的老父親走到我面前,顫顫巍巍掀開上衣,腰部蚯蚓般的刀疤觸目驚心。一旁的老伴,也試圖掀起褲腿,給我看她剛動過手術的腿。

他們將生命的苦痛毫不猶豫地展示出來,是為了讓我能同情他們的兒子,一個欠了數十萬債務,長得一表人才,三十多歲仍在家啃老的兒子。在他們看來,我的同情很“值錢”,能夠抵銷掉一部分兒子的債。

“我侄子可是XX名牌大學金融專業畢業的,借的錢投資輸掉了,但是肯定會賺回來的”,他姑姑也湊過來。

“對的,對的,我們也都借了錢給他,請法院寬容寬容”,陪同而來的其他親戚,開始七嘴八舌。

對著撲面而來的“好意”,這位一表人才的被告卻是一臉鄙夷,毫不領情。

“為什么現在還不出去找工作?!”我怒其不爭地問他。

他傲視了我一眼,不屑地說了句,“別人都不要我。”

無獨有偶,我剛審完另一起民間借貸案件。一位老母親把家里的兩套房全部賣掉,也為了給寶貝兒子償還數百萬的外債。自此,養老沒有著落,跟隨離了婚的兒子東躲西藏、風餐露宿,還要陪著來開庭。

她依舊很自豪地跟我說,“我兒子讀書時可一直都是學生干部,被單位辭退前還是車間的小組長呢!”臉上滄桑的皺紋,疲憊地跳躍著。“他只是上了別人的當啊……”

她和身高一米八的兒子,站在我面前。傴僂和壯碩的反差,讓人不禁唏噓。

這本該是她堅強的依靠啊,現在卻反過來,仍試圖用她自己孱弱之軀為兒子遮風擋雨。

我能想象,三十年前,她應該也是這樣牽著幼兒園闖禍的兒子,去找老師賠禮道歉的吧。

這樣的父母,你說愛不愛他的孩子?

當然愛。但是,愛是一把雙刃劍,鐫刻人心的過程,可以大放異彩,也可以刺下傷痕。

這樣的原生家庭,習慣性剝奪孩子作為獨立個體進行自由選擇的權力。以至于,孩子即便生理上已經成年,性情、人格、觀念仍未發育健全。

這便是我在法庭上見到的現實版“巨嬰”。他們身后,都站著事無巨細凡事包辦的父母。看似愛護,實則自私。以愛之名,進行非愛性掠奪,甚至縱容犯錯乃至犯罪,最終覆水難收。

偏愛式家庭會培養堅強的孩子?

她和老父親已經數十年沒有來往。父親起訴她,要求贍養。

法庭上,父親拍著桌子,白發沖冠“真是白養你了!”

她指著父親的鼻子,歇斯底里“你不配做父親!”

她有多恨父親?

恨他寒風凜冽里,把出生才數月的她放到麥田里,想活活凍死。

恨他從來沒有給過笑臉,只讓她穿姐姐的舊衣舊鞋,吃哥哥的剩菜剩飯。

恨他把錢倒貼給孫子,然后起訴她一人要求贍養。

“你為何要把我生出來?!”她咬牙切齒。

此前,她已被父親起訴過一次贍養。歷經上訴、再審,跨時兩年多。父女關系,瀕臨冰點。

人之愛子,罕亦能均,自古及今,概莫能外。

在傳統思想掌控下,女兒易成為被忽視的群體。

我見過,生前就把養老的房子轉到愛兒名下的,前后寫了七份遺囑將財產贈與兒子的,一邊向女兒極力索取、一邊對兒子拼命給予……

還有這樣一份公證遺囑,內容僅三條,“滴水不漏”:

一、如果過世時動遷已拿到安置房,那么安置房歸兩個兒子所有;

二、如果還沒拿到安置房,那么動遷款歸兩個兒子所有;

三、如果還有其他財產,也歸兩個兒子所有。

要知道老人除了兩個兒子,還有個女兒。

我問原告,為什么只起訴這個女兒贍養?

他說,我不起訴,怎么見她啊?

我看到她的眼睛閃爍了一下。

在她遠離家庭的時間里,刻意把自己活成無根的浮萍。事業不賴,但個人生活一團亂麻。離婚兩次,整個人眼神渙散,頹廢又消極。她說,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會幸福。

“父親真的從來沒對你好過?”

她陷入了短暫的沉思,囁嚅著“重大事情上是幫過我,我也是念這些的……”剛柔軟下來,一觸碰痛苦的記憶,她立刻又恢復了冰冷的狀態。

這樣的父親,你說愛不愛他的孩子?

當然愛,只是每個人愛容量是有限的,這里分多了,那里就少了。

這樣的原生家庭,不被偏愛的孩子在需求與現實的夾縫里掙扎。通常會走向兩個極端:一個是無原則地討好他人,另一個是野蠻生長、渾身帶刺。根本目的都是一致的,為了喚起家長的關注,以期“被看見”。誰不希望自己才是那塊“心頭肉”呢?

成長的過程,都需要足夠的親近感、安全感與歸屬感。

骨肉之愛,不可以簡

至親之間的矛盾,相比其他類型更難化解。原因就在于,這裂痕經年累月已經深入骨髓。

至親彼此毫不設防,無所顧忌地拋出最難聽的話語,作出最絕情的舉動,留下最深刻的怨念。

法官可以通過一紙判決支持符合法律規定的訴求,卻無法在短時間內挽救每一個不幸的家庭,治愈每一段不健康的親子關系。

《顏氏家訓》里說,骨肉之愛,不可以簡。

所謂原生家庭的影響,無不是父母言傳身教的影響。

孩子如同父母的一面鏡子,對情緒的控制及成熟度,對人生的態度與觀念,處理關系的方向與能力,均被映照無余。

童年是人格發展的關鍵期,所以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三個故事里的孩子,都沒有辦法擁有健康的親密關系。

成長于家庭氛圍好的孩子,往往對健康的愛擁有敏銳嗅覺,具備接收與表達愛的能力。

相反,成長于湊合、爭吵、冷戰環境下的孩子,缺乏保護和關愛,即便可以裝作若無其事,內心已然千瘡百孔。至于那些被溺愛的孩子,最愛的是他們自己,又何謂愛他人。

德國教育家第斯多惠說,“教育的藝術不僅在于傳授本領,而更主要的是善于激勵,喚醒和鼓舞。”

發現生命的唯一和獨特,給予孩子恰如其分的愛與自由,方為父母之道。

與其埋怨,不如共成長

當然,完美的父母畢竟少數。

我們無從選擇原生家庭,無法苛求父母,但可以改變自己。

原生家庭,僅決定了前半生的人生質量。

如何成長,則是需要我們一輩子探索的問題。

《都很好》中姚晨飾演的蘇明玉,百轉千回之后,最終選擇與家庭和解。那時,父親蘇大強卻患上艾爾茲海默癥。女兒的原諒,他已無法接收。

“家是世界上唯一隱藏人類缺點與失敗的地方,它同時也蘊藏著甜蜜的愛。”

在那起贍養案子的判決書里,我勸誡道:

“誠望被告能放下往日怨尤,多思原告之恩情,多念盡孝之機會,避免子欲養而親不待之憾……”

何苦要閱盡滄桑,才能切身體會血濃于水的溫度,實現彼此的原諒與和解呢。

放下對原生家庭的執念,走出自我束縛的困境,從而回歸自我的生命旅程,才是我們真正要做的。

要知道——

倦鳥歸林、魚翔淺底、落葉歸根,

那是對家的渴望,也是生命在追尋的歸宿。

相關報道

涉案金額18億!你買的萬元奢侈品成本不到300元...

近日,中國警方和阿聯酋警方聯手,抓獲境內境外犯罪嫌疑人57名。

他被捕了!群眾卸下“包袱”紛紛來舉報

“沒有莫日根要不回來的賬”曾被傳得神乎其神。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哈爾濱兩名輔警榮獲2019哈爾濱十大“最美家鄉...

哈爾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動力大隊二中隊輔警薛中文和道里分局巡邏輔警大隊輔警李方偉榮獲“最美家鄉人”稱號。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