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我和我的祖國》“護航”故事里的“展旗手”,原來是他

2019-10-27 10:05  來源:京法網事 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他們身上,有軍人的剛強堅毅,有北京海淀法院人的永不言棄,他們用自己過硬的本領素質、忠實的責任擔當、濃厚的家國情懷,助力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盛典,為祖國獻上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

閱兵結束,他們凱旋歸來。

他們是薛博文、劉圣榆,分別擔任領導指揮方隊和院校科研方隊的教練員。

1 逐夢起航

2013年,對薛博文和劉圣榆來說,是可以載入他們“生命史冊”的一年。這一年,他們褪去稚氣,告別叛逆,迎來了十八歲成人禮;這一年,他們背起行囊,離開家鄉,開始了一段新的旅途。兩個從小就崇拜軍人立志要當兵的年輕人,因“同一個夢想”,走進了“同一個世界”——中國人民解放軍三軍儀仗隊。

說起三軍儀仗隊,相信很多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帥!第二反應:天安門升國旗的!曾經“不明真相”的劉圣榆也是這么想的,在聽說儀仗隊訓練“兩年流汗近1噸,一年軍靴壞7雙”時,心里甚至有那么一點期待:能在天安門前踢上腿,這都不算什么!“后來才知道,執行天安門升旗任務的,是武警天安門國旗護衛隊,不是儀仗隊。”劉圣榆笑著說到。

盡管做足了要吃苦的心理準備,但真正入伍開始訓練時,兩人還是受到了不小的沖擊。“我以為,我們的訓練會和電影電視劇一樣,長跑拉練、打靶射擊,但實際上,我們主要訓練的就兩項,站和走,軍姿一站就好幾個小時,踢正步踢到雙腿麻木懷疑人生。”薛博文說。

那是一段揮汗如雨、激情燃燒的歲月,很多戰士訓練不久就出現了不適反應,膝蓋受損雙腿不能彎曲,腳脖子腫到和小腿一樣粗,比起來這些,腳底起泡都排不上號。“但身邊的戰友沒有任何一個因為身體上的不適放棄,我們一起咬牙扛了過來。”

這是他們夢開始的地方。在這里,他們逐漸適應了高強度的訓練,習慣了“冬不加棉夏不穿單”、一年四季不換裝的日子,成長為一名合格的三軍儀仗隊戰士。

2 踏浪而行

2015年9月3日,劉圣榆實現了他的第一個愿望:在天安門前接受主席和人民的檢閱;之后,他又參加了俄羅斯紅場閱兵。

2017年,劉圣榆參加了朱日和閱兵。這一次,他有了更為光榮神圣的任務——升旗。沙場點兵,萬眾矚目,為了保證國旗在任何天氣條件下都能正常升起,劉圣榆開始了艱苦的“展旗”訓練。為了讓“展旗”的動作灑脫有力,他每天都要拿啞鈴練展臂,到后來手臂腫脹,吃飯時拿不起筷子,連止疼藥都失去了作用。

“其實在手抬不起來不能正常訓練時,想過放棄,我一個人躲在帳篷后面的小山丘上想了很久,鼓起勇氣去和領導匯報,得到的回復是:不到萬不得已堅決不換人。退路被堵死,只能咬牙往前沖。為了適應風向變化,我還練了左手展旗,到后來兩只胳膊都抬不起來了。不過,看到五星國旗在我手中高高飄起那一刻,所有的苦和累都值得了。”

在劉圣榆為夢想拼命訓練時,薛博文正忙著執行各種重大任務,APEC峰會,博鰲論壇,都有他的身影。2016年,薛博文來到了教導隊,過上了他曾經想象中的軍旅生活。由于訓練內容相差甚遠,需要重新適應,已經當兵三年的薛博文第一次中暑了。

“和各個軍種的戰士在一起,我的短板非常明顯,體能不行,跑不快。”為了彌補不足,他堅持穿30斤的沙袋背心長跑,每天5-7公里,風雨無阻。終于在最后的一次考核中跑了第三名,這是他個人的最好成績,也是所有儀仗隊戰士的最好成績。

2018年1月1日,兩個小伙子終于如愿以償,成了“天安門前升國旗的”。從這一天起,武警天安門國旗護衛隊成為歷史,解放軍儀仗隊嶄新亮相。

“那天,我們不到凌晨四點就開始準備了,一月的北京,天寒地凍,路面容易打滑,為了保證任務順利完成,我們下足了力氣,做足了功課,但看到天安門廣場上的數以萬計的群眾時,還是感到了壓力。”壓力就是動力,他們和戰友一起,踏著整齊的步伐,走上金水橋,穿過長安街,升起了2018年的第一面五星紅旗。

3 再上征程

也是2018年,已經服役5年的薛博文和劉圣榆,決定退役。來到北京市海淀法院,軍裝換警服,身份轉變,但初心不改。極強適應能力的兩人,迅速熟悉了新的環境,投入了新的工作。

然而一個意外來電,讓他們心中波瀾再起——原部隊通知他們參加今年的國慶閱兵任務,擔任方隊教練員,3月份中旬報到。

“接到通知的時候,感覺全身的血液瞬間沸騰,沒想到在退役之后,我們還能有機會執行閱兵任務,用這樣的方式,為祖國母親慶生,想想就激動。”兩人第一時間向院領導匯報,并得到了大力支持。帶著“全村人的希望”,薛博文和劉圣榆再次踏上了征程。這一次,等待他們的是全新的考驗。

“看到領導指揮方隊這個名字的時候,曾想過我要訓練的是領導,但萬萬沒想到,分給我的是將軍排面,清一色的將軍,最大的59歲,最小的54歲。那一刻,我內心是崩潰的——我一個小兵,該怎么訓一排將軍?”令薛博文沒想到的是,領導們沒架子、不說苦,還時不時主動要求加練,他居然很快就適應了。

苦練加巧練,是薛博文的訓練方法,“訓練時,我找了戰友,幫忙計算擺頭角度,自己反復練習體會,最后找到了用鼻尖瞬間定位的方法,效果非常好。”

院校科研方隊,傳說中的“學霸方隊”,顧名思義,這個方隊的隊員來自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特長是“搞學術”,至于站軍姿走方陣,那是從來沒有過的。怎么樣讓這支基本功基本為零的隊伍在短時間內走出專業水準,成為擺在劉圣榆面前的難題。“我總結自己訓練時的經驗,再根據他們的個人情況,制定不同的訓練方法和階段性目標。大家都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堅持,最后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看著自己的方隊闊步走過天安門時,平日里流血不流淚的兩人第一次紅了眼眶,他們說,這比自己親自上陣還激動、還振奮。

“這7個月,忐忑不安過,彷徨郁悶過,但每每想到我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我們身后,有支持我們的領導、鼓勵我們的同事,關心我們的家人,就有了堅持的動力。我們把海法精神帶到了閱兵場,也會把閱兵精神帶回海淀法院,帶到我們的工作中。未來,我們準備好了!”

相關報道

涉案金額18億!你買的萬元奢侈品成本不到300元...

近日,中國警方和阿聯酋警方聯手,抓獲境內境外犯罪嫌疑人57名。

他被捕了!群眾卸下“包袱”紛紛來舉報

“沒有莫日根要不回來的賬”曾被傳得神乎其神。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哈爾濱兩名輔警榮獲2019哈爾濱十大“最美家鄉...

哈爾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動力大隊二中隊輔警薛中文和道里分局巡邏輔警大隊輔警李方偉榮獲“最美家鄉人”稱號。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