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天才網球少女陷合約糾紛,面臨近千萬賠償,法院這樣判!

2019-10-27 16:28  來源:上觀新聞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原標題:青奧會網球女單冠軍與經濟公司糾紛案宣判,監護人簽訂的協議運動員成年后還有效嗎?

圖文無關

近日,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判決。

出生于1998年1月的我國網球女運動員徐詩霖,曾在2014年拿下南京青奧會網球女單冠軍,在國際網球聯合會(ITF)18歲以下青少年世界排名第一,創造了中國網球歷史。但在成名之后,徐詩霖卻陷入了與經濟公司——前銳(上海)商務咨詢有限公司的合同糾紛當中。徐詩霖認為,自己的父親與前銳公司簽訂的《體育經紀及商業代理協議》在自己成年后就應無效,自己有權與其他公司簽訂代理協議。

記者查詢裁判文書網發現,近日,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判決,判令涉案協議在徐詩霖成年后對她不發生效力,且前銳公司應向徐詩霖支付尚未結清的合同款項。記者從靜安法院獲悉,該案判決現已生效。

天才少女陷合同糾紛,一度面臨近千萬賠償

判決書顯示,2011年底,前銳公司主要負責人與徐詩霖父母在美國相識,并以經紀人的身份說服徐詩霖父母帶女兒回國發展。2013年1月1日,徐詩霖的父親作為監護人,與前銳公司簽訂《體育經紀及商業代理協議》,這份協議長達11年,規定前銳公司作為徐詩霖在全球范圍內的獨家體育經紀人和商業代理人,為她提供專業的市場營銷策略,以此來幫助她獲得商業回報;徐詩霖不得簽訂與該協議相沖突的體育經紀及市場開發事項,總收入也由前銳公司代為收取并進行財務管理;徐詩霖應向前銳公司支付其總收入(不含比賽獎金)的15%作為傭金報酬。

協議簽訂后,前銳公司在2013年到2015年期間,為徐詩霖爭取到了阿迪達斯體育(中國)有限公司、維沃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湖南省體育局的贊助合同,徐詩霖及其父母從中實際獲得約770萬元人民幣的商業贊助。

但在2016年1月,徐詩霖年滿18周歲后,她不愿再履行父親代其簽訂的這份代理協議,嘗試自行與阿迪達斯公司簽約并直接收取巨額贊助收入。雙方協商未果,前銳公司將徐詩霖告上法庭,要求徐詩霖按照阿迪達斯公司贊助合同的15%賠償損失。徐詩霖也提起反訴,請求判定《體育經紀及商業代理協議》在自己成年后無效。

裁判文書網顯示,2017年3月,靜安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徐詩霖敗訴,《體育經紀及商業代理協議》依舊有效,且她得向前銳公司支付151.7萬美元賠償金。

再審判決涉案協議成年后不具有法律約束力

徐詩霖不服判決,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上海二中院審理后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體育經紀及商業代理協議》在徐詩霖獲得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之后對她的約束力問題,應當在充分考量徐詩霖父親的法定代理權權限的時間長度、上訴人獲取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時間節點、合同實際履行等情況的基礎上審慎認定。同時,法院認為,應追加徐詩霖的父親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

圖文無關

因此,上海二中院于2018年6月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靜安法院重審。本案于2019年4月再次公開開庭審理。

原告前銳公司認為,涉案協議簽訂時,徐詩霖是未成年人,父親作為法定代理人有權代表她簽訂協議,該協議合法有效,對她始終具有法律效力,不需要她成年后進行追認。徐詩霖則認為,父親并不能超越法定代理權,設定自己成年后的權利義務,故涉案協議在自己成年后效力待定,而自己已經明確表示不予追認涉案協議,因此該協議在自己成年后不再具有法律約束力。

靜安法院審理后認為,根據法律規定,被告徐詩霖已于2016年1月成年,并明確表示對涉案協議不予追認,其對自身權利義務作出的處分應予認可,故涉案協議自徐詩霖成年起對其不再具有法律約束力。據此,法院判決駁回原告前銳公司的訴請,并判令涉案協議自徐詩霖成年起對其不發生效力。

避免經紀公司與未成年運動員長期“捆綁”

該案的承辦法官童磊表示,本案其實涉及到體育經紀公司與不特定的未成年運動員群體。經紀公司利用其專業上的優勢地位與未成年人運動員父母簽訂具有人身屬性的獨家長期經紀合同,限制了運動員成年后的自主選擇權,局限了運動員職業發展的高度。

從法律規定角度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規定,自然人成年之后即取得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可以獨立實施民事法律行為,法定代理人的代理權即終止。徐詩霖在2016年1月成年后即取得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其父親的法定代理權終止,故涉案協議期限不宜超過這一時點。

從期限約定的合理性和未成年人基本權利保護角度看,涉案協議大部分時間處于徐詩霖成年后,幾乎涵蓋了一般運動員職業生涯的黃金年齡段,而且協議中所約定的內容具有不可替代的人身屬性,局限了徐詩霖成年后對自身發展選擇的主動性和靈活性,排除了徐詩霖成年后對其人身權利和財產權利的自主處分權。

從運動員與體育經紀公司之間利益衡量角度看,若不考慮徐詩霖成年后的追認權,則會引導具有締約優勢的體育經紀公司與未成年運動員父母簽訂長期合同成為常態,導致運動員與體育經紀公司長期捆綁,別無選擇,這種價值導向無疑傷害了不特定的運動員群體。而認可追認權,則有利于倒逼體育經紀公司通過更好的服務質量贏得運動員成年后的“二次選擇”,有利于促進體育經紀行業服務水平的整體提升。

相關報道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