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FM:200多人受害,有人跳樓有人流產,卻沒人說不……

2019-12-10 11:13  來源:山東長安網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說起黑社會,你會想到什么?

日本山口組?香港洪興幫?還是西西里黑手黨?

我們大多數人對黑社會的印象都是來源于影視劇作品,毒品走私、金融犯罪、色情行業、人口販賣……所到之處烏煙瘴氣,令人苦不堪言。

2018年1月,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山東省檢察機關在專項斗爭中切實擔負起責任,圍繞三年為期工作目標,嚴格按照省委和最高檢工作要求,始終保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強大攻勢。

庭審現場

2019年8月2日,山東省濟南市萊蕪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龐某盟等24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一審公開宣判,24名被告人分別被法院判處兩年至二十五年不等的實刑,并全部判處相應罰金。

宣判后,龐某盟、郭某旗、龐某圓等13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11月27日,該案二審公開宣判。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審判決認定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性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法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今天,我們就向您講述一起因男子墜樓身亡案牽出的“套路貸”犯罪集團。

2018年2月8日凌晨5點左右,58歲的朱永濤從賓館4樓的房間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就在半年前,他剛剛做了爺爺。

是什么讓他在本該含飴弄孫、頤養天年的知命之年選擇用如此極端的方式,了結自己的生命?

“那天我爸突然打電話問我要5000元的時候,我就感覺不對勁兒,我再三問他,他才支吾著說自己打牌欠了20多萬賭債,放貸的人讓他借錢繼續賭,要不就還錢。”

據朱永濤的兒子朱涵回憶說,直到案發前4天,他才知道其父在外欠下巨額賭債的事情。

“之后隔了2天,大概2月7日下午5點左右,我爸才又打來電話說他被要賬的人困在車上了,讓我想辦法借5萬元先給他們,我說我借了錢也得還,不行就把車庫和房子賣了還錢,我爸說他再和要賬的人商量一下。”

當晚7點,朱永濤最后一次與兒子通電話,那時精神狀態已經很不好了,只是反反復復懇求他抓緊籌錢,便掛斷了電話。

“我一邊給我父親打電話,一邊四處籌錢,可錢還沒籌到,就……”朱涵雙眼通紅,仿佛在責怪是自己害死了父親。

可他心里始終有個疙瘩解不開,為什么前一天還在想盡辦法借錢還賬的人,才過了一個晚上,就墜樓身亡了?

那一夜究竟發生了什么?

一切還要從一年前說起……

2017年12月,平日里喜歡打牌“小賭”的朱永濤聽說有人在附近賓館開設了賭場,奉行“小賭怡情”的他手癢難耐,隔幾天就要和“牌友”們約上一次,先后以打“拖拉機”等方式賭博30余次。

“每每沒錢了,大家就勸他向開賭場的借高利貸,開始還有輸有贏,后來就越輸越多,越借越多,最初幾次還給錢,后來干脆直接用‘代金券’,借的錢實際上都沒有到手,賭輸了就記賬,一起玩的人都是頻繁地借錢、還錢,聽說朱永濤最終欠了四十多萬。”一起參賭的李某證實了朱永濤因賭博欠下巨額賭債。

本想“小賭怡情”,沒成想“大賭傷身”,債務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此時朱永濤才意識到自己無力還債。

“欠錢就要還,他沒錢,可以去借,借不到錢還有房子啊,可以拿房子抵債。”據被告人郭某旗供述,2018年2月7日,他唆使人去向朱永濤索要債務,逼著其賣房抵債,并偽造銀行流水。

但因趕上村委換屆,辦理過戶手續未果,郭某旗便令人將朱永濤帶至賓館看管起來。不料當晚,朱永濤便從樓上一躍而下,用鮮血將黑夜撕開了一道口子。

開賭場——放貸——催債——提出以房抵債——制造銀行流水,還懂得錄像“取證”、到派出所“備案”,這一系列如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引起了辦案人員的注意。隨著調查的深入,龐某盟、郭某旗等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逐漸浮出水面。

郭某旗是何許人也呢?

根據調查,他名下的鼎旭公司進入了偵查人員的視野。

早上8點刷指紋打卡,時不時召開員工會議,鼎旭公司登記的經營范圍是五金交電、鋼材、建材、電線電纜等批發零售,可明眼人都知道,這看似正規的公司背后,做的是“放貸”的勾當。

“只認錢,不講情面,要賬又黑又狠,在放貸行業名氣很大,很多人跟風學,這幾年萊蕪放高利貸的那些人的手段都是跟龐某盟這伙人學的。”

知情人說起龐某盟這伙人是又恨又怕,恨他們欺壓百姓,搞得民不聊生,嚴重擾亂了社會治安,但又不敢舉報,怕他們報復。

據郭某旗后來交代,他只是鼎旭公司名義上的法人代表,而公司的實際控制者,則另有其人,他就是龐某盟。

龐某盟,28歲,綽號“盟盟”,僅有初中文化的他是萊蕪多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2015年,龐某盟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同年11月刑滿釋放后,他就與被告人郭某旗等人預謀非法高利放貸獲取非法利益,并以體校同學、獄友等關系為紐帶發展成員,為其非法高利放貸索債。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龐某盟就通過非法高利放貸、非法索債,逐步坐大成勢。

同年6月,龐某盟再次發展20余名新成員,隊伍不斷壯大。為便于在放貸過程中蒙騙侵害他人、躲避有關部門的打擊處理,龐某盟又陸續注冊另外兩家公司。這三家公司的工作人員均受龐某盟領導,為侵害借貸人相互配合。

公司日程設置

08:00

指紋打卡

8:30

開晨會

14:30

放貸、索債的方法、手段課

公司化管理的運作模式、嚴格的考勤考核和獎懲制度、設置考察期、每日開早會、按月發放工資……龐某盟黑社會性組織分工明確,組織嚴密,紀律嚴明:龐某盟會定期給組織成員開會、講評,向成員傳授放貸、索債的犯罪方法、手段。

“我是2016年4月到鼎旭公司上班的,一個月有兩三千的工資,但是他讓我空打了40多萬元的借條,這是龐某盟為了控制我們,讓每個公司成員都空打3萬元借條,想要離開公司就要先還3萬元,還得把之前發的所有工資及生活費退回去,其實很多人早就不想跟著他干了,但因為害怕他,都不敢走,之前有人執意離開公司,結果龐某盟就帶人到他家里鬧,在網上發‘通緝令’,逼得他們一家沒法正常生活。”

從被告人王某鵬的供述中可以看出,龐某盟對“自己人”下手都很黑,另外一名組織成員的供述也佐證了這一點,“我在公司待了一年多的時間,龐某盟脾氣不好,動不動就大聲訓斥、罵人,‘業績’差的還會挨揍。”

對“自己人”尚且如此,被“套路”的被害人更是苦不堪言。

為實施非法放貸,達到侵占借款人財產的目的,龐某盟規定不能選擇國家工作人員和“名氣大”的社會閑散人員作為放貸對象,在放貸打借條時規定組織成員統一對借款人、擔保人實施一款多條的“套路貸”模式,在索要債務時規定組織成員使用輕微暴力,避免打出明顯傷情,從而逃避執法部門打擊。

根據多名被告人的供述,我們大致可以梳理出該黑社會組織的“犯罪流程”:先是以利息低、放款快等宣傳為誘餌吸引借款人,然后誘騙借款人到其公司借貸,放款時先扣除利息和“考察費”,在此過程中肆意認定借款人逾期、違約并采取暴力或“軟暴力”手段催債。

為達到目的,他們還會拍照錄像“放貸”過程,制造借款人、擔保人均借款的假象,“違約金”和“罰金”也都是口頭協定;在索要借款過程中,他們采用肆意認定借款人逾期和違約強加“罰金”、疊加欠條簽訂虛假借款協議、向借款人擔保人重復追討、制造資金走賬流水、轉單平賬等方式累加債務。

自2016年1月至案發,僅兩年時間,該組織瘋狂作案183起,非法獲利700余萬元。為擴大組織非法收益,該組織還多次設立賭場,聚賭斂財46萬余元。

涉案人員眾多

龐某盟黑社會性質組織人員眾多,通過其組織的威懾力,有組織地進行犯罪,通過暴力和“軟暴力”等方式討要高利貸,致1人自殺身亡,5人喝農藥自殺未遂,1人流產,7人離婚,1人輕傷,3人輕微傷,7人賣房或房屋被強迫交易、流離失所,多人外出躲債,造成借款人、擔保人生活、生產不便,名譽受損,嚴重影響了借款人的生產、生活秩序,被害人卻往往迫于該組織的壓力不敢舉報和報案。

該組織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受侵害的借款人達210余人、大多數被害人恐懼該組織報復,給案件的偵辦帶來了巨大挑戰。

“提前介入該案后,我們走訪了大量知情人,也詢問了被害人,但大多數人一聽到要舉證就不再理我們了,甚至很多被害人一開始都不愿意說實情。”

承辦檢察官介紹說,由于該組織催債手段惡劣,致使被害人產生恐懼心理,在調查取證的過程中,他們反復向被害人解釋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均已被批捕,被害人才放心地控訴該組織的惡行。

“被告人龐某盟對指控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有異議,辯解自己是民間放貸,而不是黑社會性質組織,對指控的所有事實都不認罪,其他被告人也對部分指控提出異議。”

面對一審開庭時被告人的辯解,承辦檢察官一一出示了證據:從鼎旭公司扣押的賬本詳細記載了公司對外放貸的具體情況,扣押在案的條幅、自噴漆、拳擊手套、擴音器、電警棍等證明了組織成員使用的作案工具基本情況,廣告公司的宣傳資料證明了部分組織成員利用廣告公司宣傳低息放貸,部分被害人提供的手機視頻證明了該組織成員開設賭場及暴力索債的事實……

“該案被告人涉嫌9個罪名,219起違法犯罪事實,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濟南市第二起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

該黑社會性質組織長期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在當地形成重大惡劣影響,嚴重擾亂了經濟秩序,破壞了當地的生產、生活秩序。”承辦檢察官介紹說。

由于該案涉案人數眾多,案件批捕后,濟南市萊蕪區人民檢察院成立了專案組,從提前介入偵查到審查起訴,5名專案組成員與偵查人員并肩作戰,開啟了“5+2”“白+黑”模式,全力推動案件偵辦進度。

審查起訴階段,檢察官察微析疑,引導偵查方向,堅持重點突破,有針對性地訊問被告人,完善匯總證據體系,及時全面做好匯報溝通工作,嚴格把好案件程序關、證據關、法律適用關。

在歷時11天的庭審中,5名檢察官出庭支持公訴,依法指控犯罪并充分示證,對本案如何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作了分析論證,揭露了“套路貸”犯罪案件的社會危害,并結合案情開展了深刻的法庭教育。

該案的宣判有效打擊了黑惡勢力犯罪,彰顯了檢察機關堅決打擊黑惡勢力犯罪的決心與擔當,對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弘揚正氣、宣揚法治、伸張正義具有重要意義。

“套路貸”違法犯罪活動隱蔽性強、獲利快、收益高且易于復制傳播,危害極大,不僅侵害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也擾亂正常金融秩序。

相關報道

IS重要頭目被抓:胖到警車塞不下,只能皮卡運...

據外媒報道,17日,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重要頭目薩法·阿爾尼瑪被捕。

騙取老年人扶貧補貼款 這個犯罪嫌疑人被批捕了...

為獲取不法利益,將侵害的對象瞄準農村老人,甜言蜜語騙得近1.6萬元,其中包括國家給農村貧困戶的扶貧補貼款1萬元。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啃下7年“骨頭案”!王傳喜用“司法工匠精神”...

舉止干練、率直嚴謹、言語間和氣又不乏堅定,是王傳喜給人的第一印象。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